新疆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转型发展研究报告(2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09-17 09:00   

  新疆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转型发展研究报告(2021)正式发布!11月8日,城投之家、地方政府投融资中心联合举行了发布会,城投之家常务理事王玺钦发布了《新疆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转型发展研究报告(2021)》。

  本报告聚焦新疆自治区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转型问题,通过构建测度指标体系,对新疆自治区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转型发展评价及问题方面展开研究,形成新疆自治区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转型发展评价的综合报告。据了解,本报告全面反映具备较为完善公开信息的新疆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的整体发展情况,并针对性地提出了未来转型发展建议。

  特别地,报告通过构建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转型发展评价指标体系,根据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数据库(2021),计算整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省、地级市、区县三级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转型发展评价排名。通过对50家样本企业排名结果归纳分析,省、地级市、区县三级排名榜第一名分别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乌鲁木齐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库尔勒城市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从主体评级来看,参与排名的50家企业,AAA级有1家,AA+级有20家,AA级有29家,反映出新疆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整体资质较为一般。从各级入榜企业的主体评级来看,省级榜单入选企业以AA+级别为主,地市级以AA+以及AA级别为主,区县级榜单入选企业均为AA级别。

  其中,本报告所指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包括地方政府出资设立的综合性投资公司以及行业性投资公司,也包括地方各类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公司,不包括农林牧渔、出版、制造等纯产业类公司。评价样本是截至2020年末仍有存续债券的省(自治区)、地级市、区县三级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对于过去发行过、但已无存续债券的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没有纳入样本中。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处祖国西北边陲,是我国向西开放的重要窗口,政治和战略地位极其突出。作为陆上丝绸之路和向西开发开放的重要核心节点,近年来,新疆经济持续稳步增长,地方投融资平台在西北五省中发展情况总体较好,区域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为当地投融资平台的发展壮大提供了重要机遇。未来,随着西部大开发进一步深入、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进一步深化及各地对口援疆工作的进一步落实,新疆各地投融资平台有望获得持续的政策和资源支持,为平台公司转型升级提供更大的支持。

  数据来源: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随着西部大开发及一带一路建设持续深入推进,新疆作为向西开发开放的桥头堡地位将进一步稳固,有望持续获得国家各项政策支持,在对口援疆的支持下持续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在此背景下,新疆各地区的投融资平台依托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有望在政策指导下走出一条转型升级的特色道路,并为自身和区域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2018-2020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为1,531.46亿元、1,577.60亿元和1,477.21亿元,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以及全面贯彻减税降费政策影响,全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降6.4%,2020年一般预算收入在全国31个省市中排名第24位。依靠突出的政治和战略地位,中央政府的转移支付对新疆财力形成重要支撑,2018-2020年的复合增速达到6.62%。2020年,新疆全区获得一般公共预算补助收入3,621.70亿元,地区财力5,707.77亿元,较2019年增长4.10%。

  从经济发展情况来看,以省会乌鲁木齐为中心的北疆地区经济财政实力相对较强,南疆地区相对较弱,呈北强南弱态势。结合各地财政情况来看,乌鲁木齐市、伊犁州、昌吉州、阿克苏地区及克拉玛依市财政实力相对较强,巴音郭楞州、喀什地区、哈密市、塔城地区及吐鲁番市等处于中游水平,阿勒泰地区、和田地区、博尔塔拉州及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相对较弱。

  2020年末,新疆全区政府债务余额为6,175.93亿元,低于财政部规定的当年末债务限额6,987.89亿元,债务规模居全国中下游水平。从债务资金投向来看,新疆政府债务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其中:市政建设、保障性住房和棚户区改造、农田水利建设、政权建设等项目建设形成的政府债务占比分别为24.44%、22.40%、9.77%和8.11%。上述项目建设形成了大量有一定经营性收入的优质资产,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相关债务的本息偿还。从债务期限结构来看,新疆政府债务期限结构相对合理,不存在债务大规模集中到期兑付的情况,2022-2024年,新疆到期政府债务分别为495.89亿元、628.46亿元和377.36亿元。

  2020年,新疆(不含兵团)累计发行地方政府债券1461.30亿元,其中:一般债券650.40亿元,安排用于落实自治区维护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总目标,支持脱贫攻坚、义务教育等重点领域;专项债券810.90亿元,用于支持棚户区改造、土地储备、收费公路、公立医院等有一定收益的公益性项目建设。

  结合新疆各地经济发展水平和债务情况来看,乌鲁木齐市地方政府债务规模最高,2020年末达到1,188.94亿元,但其相对较强的财政实力确保了到期债务偿付风险较为可控,博尔塔拉州、克孜勒苏州、和田地区及阿勒泰地区等受经济发展水平影响,债务负担相对较重,其他地市州的债务负担则相对可控。

  2015-2020年,从信用债(包括企业债、公司债、中期票据、短期融资券、定向工具等)的发行只数和发行规模来看,同陕西省的839只、11,862.11亿元相比,新疆地区共发行754只、5,165.67亿元,单只债券发行规模相差一倍以上。而从新疆各地区城投债的实际发行情况来看,新疆城投债的发行主体主要集中在国家级开发区、乌鲁木齐市及兵团,而包括伊犁州、昌吉州、塔城地区、克拉玛依市、哈密市、巴音郭楞州及阿克苏地区等地市州在内的城投平台资质差异较大。整体来看,新疆当前整体经济体量相对较小,得益于中央提供的转移支付支持,新疆区域债务风险相对可控。借助西部大开发及一带一路建设的历史机遇,新疆有望在未来迎来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的黄金期,能为当地投融资平台进一步转型升级提供重要的发展机会。

  新疆下辖乌鲁木齐市、克拉玛依市、昌吉回族自治州、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阿克苏地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哈密市、吐鲁番市、喀什地区、和田地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塔城地区、阿勒泰地区共14个地级市州或地区,并有14个生产建设兵团建制师、11个兵团管理的自治区直辖县,嵌入式分布在新疆14个地州内。

  本次纳入统计的新疆城投企业共50家,按照注册地址进行划分,北疆企业39家,南疆企业仅11家,南北疆分布差异较大。更进一步分析,南疆企业中仅有2家企业主体评级AA+,而北疆共有18家,南北疆企业主体资质存在显著差异。

  新疆城投企业中,位于乌鲁木齐市的共19家,占全疆数量的38.00%;而这19家企业在2020年的信用债融资规模,占全疆平台融资规模的56.39%。可以说,新疆融资平台在数量分布、活跃程度上均高度集中于乌鲁木齐市。

  受区域经济发展差异的影响,新疆融资平台呈现部分区县级市场认可度高于地州级平台的特点。以2020年信用债发行规模统计,乌鲁木齐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所属平台累计融资规模,高于除乌鲁木齐市及昌吉州之外的其余12个地州,乌鲁木齐高新区所属平台累计融资规模也高于大多数地州平台,且融资成本显著低于部分地州,这与其区域经济集中度呈现正相关。

  新疆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主营业务集中在基础设施建设、保障性住房建设、土地开发整理、城市公共事业服务及商品贸易等领域。

  结合新疆现有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的主营业务构成进行分析,目前自治区内平台公司仍以基础设施建设业务为主,较多的地市级和区县级平台公司业务主要来自于委托代建项目及其他政府相关项目。综合来看,新疆自治区内平台公司业务仍主要来自于所属地的基建项目等,仍处于平台转型发展的前期阶段,转型的完成度总体较低。

  得益于中央政府的大规模转移支付收入,新疆地方政府的一般预算支出压力总体可控。截至2020年末,新疆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2.4%,全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则超过60%,新疆城镇化水平仍然相对较低,需要一步加强城镇化建设,提高城镇化水平。作为区内城镇化建设的重要实施主体,新疆地市级投融资平台和区县级投融资平台带息债务占负债总额的比例平均值分别约为47%和56%,且未来需在现有业务的基础上进一步承担更多的基础设施建设、保障性住房建设及城市公共事业服务等任务,资金需求量较大,未来资本支出压力和融资压力较大。

  新疆总体经济实力相对较弱,且各地级市经济财政实力分化比较严重,各地级市的平台公司数量和发展情况差距亦较大。得益于优越的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强的乌鲁木齐市,省级和地市级平台公司数量较多,且主体资质相对较高,其他地市州仅有1-2家地市级平台,且主体评级普遍集中于AA。经济水平发展较好的地区,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发展情况较好,经济水平发展较弱的地区,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发展相对滞后,区域发展不平衡,各平台发展差距较大。

  在参与排名的50家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中,主体评级为AAA的仅有1家,即乌鲁木齐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主体评级AA+的共有20家,主体评级为AA的共有29家。从总体评级情况看,新疆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评级主要为AA级或AA+级,主体评级相对较低。

  由于自治区内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评级总体不高,导致平台公司直接融资金额偏低,直接融资占比不高。通过对31家地市级平台样本企业进行分析,其平均直接融资占比相对于同属西北五省之一的陕西省,比例相对较低,平台公司只能更多地依赖银行贷款等间接融资,融资难度相对较大、渠道相对有限。

  从2020年度和2021年1-6月债券发行规模来看,新疆公司债券和企业债券发行规模均较低,相较我国其他主要内陆省份存在明显差距,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直接融资能力和转型发展情况有待进一步提升。

  部分企业对地方政府补贴依赖较大,2018-2020年部分公司的政府补助占营业利润的比例超过200%,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相对较弱,对政府补贴较为依赖,偿债能力、可持续发展能力和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差。

  当前,在区域内平台公司主体资质相对较弱的情况下,新疆尚无一家专用于服务企业直接融资的信用增进公司或专业化担保公司,主体AA级及以下企业融资无法取得优质债项评级,导致地方投融资平台的融资难度进一步上升。

  新疆省级政府投融资平台9家,其中主体评级为AA+的投融资平台公司有8家,主体评级为AA的投融资平台公司有1家,无评级为AAA的投融资平台公司。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新疆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新疆新业国有资产经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占据了省级排名的前三名。从分布的城市来看,省级投融资平台公司均分布在省会乌鲁木齐市。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直接监管的国有独资公司。兵团国资公司成立以来,不断优化产业结构,推动国有资本向重点产业、重点行业、重点企业集中,目前已逐步确立了高新技术农业、矿产能源、城市投资运营及服务等三类产业发展板块。2020年,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83.38亿元,实现净利润17.55亿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总资产241.97亿元,总负债143.8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9.45%。

  新疆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自治区人民政府最重要的企业国有资本营运及机构之一,是自治区优势支持产业、重要骨干企业,其发展得到自治区人民政府的强力支持。集团逐渐从以实业投资为主的企业集团,向以实体产业与金融及商贸物流业融合发展的“产融一体化”企业集团转型,重点打造化工、能源资源、商贸物流、金融、绿色环保、房地产六大核心业务板块。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21.78亿元,实现净利润8.46亿元;截至2021年9月30日,公司总资产572.77亿元,总负债390.6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8.20%。

  新疆新业国有资产经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国资委下属的跨行业、跨地区经营的综合性大型企业,公司主营业务涉及化工、贸易、风力发电、水务、农产品深加工、银行业,并担负国有股权管理职责。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57.65亿元,实现净利润11.65亿元;截至2021年9月30日,公司总资产660.26亿元,总负债560.09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4.83%。近三年,公司的负债率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财务杠杆偏高,债务压力较大。

  新疆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重要的能源项目投融资平台,主要从事煤炭及油气资源勘探与开发、供应链贸易、风电及光伏电站项目建设运营及重点铁路项目建设与管理等业务。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1.92亿元,实现净利润0.76亿元;截至2021年9月30日,公司总资产241.15亿元,总负债105.18亿元,资产负债率为43.62%。

  新疆地市级政府投融资平台31家,其中主体评级为AAA的投融资平台公司1家,为乌鲁木齐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居于地市级投融资平台排名的首位;主体评级为AA+的投融资平台公司12家,主体评级为AA的投融资平台公司18家。鉴于地市级榜单入选企业较多,下面仅针对榜单前三名企业展开分析。

  乌鲁木齐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是乌鲁木齐市人民政府授权和批准的负责基础设施建设的骨干企业,主营业务包括水务板块、客运板块以及工程施工板块。其中水务板块包括自来水供应及污水处理等;客运板块是以公交集团为主,承载乌鲁木齐主要公共交通运输;工程施工板块涉及供水管网建设、源水供应水利工程施工等。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6.16亿元,实现净利润-0.95亿元;截至2021年9月30日,公司总资产1,888.03亿元,总负债1,009.53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3.47%。

  乌鲁木齐高新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是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基础设施开发建设的主要投资载体,主要负责乌鲁木齐高新区的开发投资建设及区内国有经营性资产的运营与监管。公司业务涉及管养业务、工程建设业务、房屋租赁、小额贷款、供应链贸易等板块,其中管养业务与工程建设业务是公司最重要的板块。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7.38亿元,实现净利润-1.36亿元;截至2021年9月30日,公司总资产312.45亿元,总负债186.5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9.71%。

  乌鲁木齐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收入主要来自于城市基础设施开发建设、供热、土地补偿、服务性业务收入、商品销售等,其中城市基础设施开发建设业务是公司最主要的业务收入来源。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2.83亿元,实现净利润-1.42亿元;截至2021年9月30日,公司总资产600.15亿元,总负债417.3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9.54%。

  新疆区县级政府投融资平台10家,主体评级均为AA级,无AAA和AA+级公司。库尔勒城市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排名居于区县级首位,公司主要承担库尔勒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保障性住房建设、土地整理的任务,业务主要集中在棚户区拆迁及土地整理、保障性住房建设、市政工程建设、城市环境卫生建设、城市道路和桥梁建设等方面。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5.08亿元,实现净利润0.79亿元;截至2021年9月30日,公司总资产314.06亿元,总负债193.9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1.76%。

  2008年以来,为应对金融危机,我国实施了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启动了4万亿元的投资计划,为解决中央项目的地方配套资金缺口等问题,各级地方政府纷纷建立融资平台,通过这些融资平台从银行获得大量贷款用于基础设施建设,这为拉动地方经济回升、加快城市化建设进程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使得地方债务急剧膨胀,不仅加大了地方政府的偿债负担,也对我国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形成了潜在的压力。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自治区的城市化进程,完善了基础设施建设,促进了公共事业的发展,尤其在经济危机时期,刺激我国经济的发展,减少危机对我国经济造成的影响,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是这些融资平台的出现也存在诸多的问题,面临较多的风险,如融资平台不规范、过度依赖地方财政补贴等问题。尤其是近几年,伴随城镇化进程加快,新疆各地主要的融资平台的债务规模有所增加,同时融资政策不断调整,这对融资平台的转型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

  经济新常态的发展背景下,新疆地方投融资平台的转型发展对自治区经济发展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但是,投融资平台在适应市场发展并转型的过程中,仍然存在转型方向不明确、信息化整合不到位等问题。所以,对新疆地方投融资平台转型发展进行研究,针对信息化整合、治理结构调整等方面展开讨论,对实现投融资平台加快市场化转型、增强债务风险控制效果具有重大意义。

  投融资平台的转型发展,需要结合历史信息以及地方政府的内外环境,制定阶段性的发展目标。2014年国务院43号文,明确要求地方政府规范举债,并要求划清政府与企业界限,此后关于融资平台的政策数量逐渐增多、制度逐渐完善,核心点还是在于规范融资行为、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面对现状,融资平台第一步应该做的,是清晰认识到政策监管逻辑、找准新发展阶段下的自身定位。2021年财政部颁布《关于进一步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进一步强化预算管理、防范债务风险,并提出对于失去清偿能力的城投企业依法破产重整。因此,未来投融资平台的转型发展,保证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是基础,完善针对投融资平台运营的管理体系是方式,而创新经营模式、增加现金流应当是核心。

  完善新疆地方政府的债务管理机制,需要以明确新疆各地方政府的监管责任为依据,强化对债务的科学化、合理化管理。

  2021年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要防范化解经济金融风险,建立地方主要党政领导负责的财政金融风险处置机制。可以说,目前地方政府已高度重视了债务风险。在此基础上,应进一步科学合理管控:对于有利于加强国有资产管理效率、拓宽区域融资渠道、符合债务管理规定的融资,以及相关的资产整合等行为,应予以明确支持,并配套财政国资支持政策及手段;对于可能存在债务风险、增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融资行为,则应当予以坚决叫停,牢牢守住债务红线。

  按照“专业化管理、集团化管控”的原则,新疆的平台公司应积极建立专业高效的组织架构,加强集团化组织和管理能力,建立完善的组织架构和治理结构,并通过完善内部管理制度建设,形成包括重大事项决策制度、财务管理制度、人力资源管理制度、资金管理制度和内部审计制度等在内的完善的内部制度体系,为公司的整体转型提供强有力的制度保障,并应严格按照制度要求开展业务经营。例如,当前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财通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正全方位开展制度体系建设,通过集团和管理积极建立提升公司运作效率和经营质量的新型制度体系。

  在开展制度体系建立的道路上,平台公司尤其要强化集团化组织和管理能力,集团及下属子公司应共同致力于集团整体业务规划的建立与实施,各级子公司的发展路径须与集团整体发展战略相协调,方能保证集团转型发展计划的顺利实施。

  首先,实现投融资平台的创新,需要针对投融资平台的运行方式进行创新,减少地方政府对投融资平台金融业务的干预,提高投融资平台的自主决策权。其次,对投融资平台的管理模式进行创新,结合平台的发展需求,对管理层进行高效调动,以此实现疆内投融资平台的综合管理水平提升。最后,投融资平台的融资模式创新,在保障银行贷款的基础上,创新融资方式,对融资工具进行开发,以此实现疆内投融资平台的服务性职能提升。

  在鼓励平台公司转型的当下,各级平台公司应以服务区域发展战略为出发点,由市政基础设施的投资者积极向城市市政综合运营服务商的角色转变。借助经营性资产的经营和管理,有效促进公司业务转型升级,加快其市场化经营能力,从而进一步提升其可持续发展潜力。

  综合来看,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的转型发展,是从治理结构、债务风险控制、管理创新等角度进行完善,强化投融资业务模式,实现经营管理创新,对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的服务性、公益性提升有积极作用。转变投融资平台的经营观念,拓展外部金融市场,以此实现新疆投融资平台转型的创新发展。

  新疆融资平台在地域分布、城市集中度上具有明显特点:北疆城投企业数量多、资质相对较好;城市分布上,新疆融资平台主要集中于乌鲁木齐市,且乌鲁木齐市高新区、经开区依托较好的经济发展水平,融资平台活跃度高于大部分地州平台。

  面对平台区域集中度高、分布不均衡的情况,要加强融资平台与区域债务的共同管理,建立一盘棋思维,以不断降低区域政府债务率为目标,为这些已相对成熟的融资平台持续发展建立基础保障,防止出现因债务率影响区域性融资的情况。融资平台应不断加强与地方财政、国资的良性互动,化解存量历史债务。地方财政、国资应大力支持融资平台发展,在债务置换、资产盘活及注入、地方政府债券等方面予以支持,并大力压降隐性债务规模,实现财政债务良性发展。

  新疆自治区下辖14个地州,并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管理14个师,但AA+级以上融资平台主要集中于乌鲁木齐市及乌鲁木齐市周边生产建设兵团,其余如哈密地区、吐鲁番地区、阿勒泰地区、塔城地区、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等均无AA+级及以上级别的国有企业,这其中固然有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财政收入有限等客观原因,但也存在着国有资产有待进一步集中、旅游及自然资源等有待发掘等实际情况。

  地州平台具有行政级别相对较高、可调配资源较多的先天优势,应主动统筹全地区国有经营性资产、股权、特许经营权及收费权等资源,将主体做大做实、产生优质现金流,并通过持续融资、路演等方式不断与资本市场进行互动,树立良好市场形象,为评级提升打下相应基础。

  在转型发展的关键阶段,新疆各层级公司应主动对接资本市场,认识并解决阻碍直接融资的重难点问题,以早日达到直接融资的相关要求,进一步强化直接融资对自身转型发展的支持力度。在现阶段,区县级及主体信用评级AA级企业融资面临一定压力,对债务融资增加增信措施成为破题之举。实践中,担保资源是稀缺融资资源,各省级担保公司往往优先保障服务于省内企业,其他全国性担保公司准入门槛较高,因此,疆内企业“走出去”面临着担保难题。

  针对这一问题,新疆可效仿陕西省、天津市,积极主动同中国人民银行、自治区人民政府和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对接,通过设立信用增进或专业化担保公司以服务地方投融资平台开展直接融资。具体操作上,可通过由省级政府出资或各省级平台及地州主要平台出资的方式,共同设立省级担保公司,建立区域担保机制及信用市场维护机制。

  当前,在新冠疫情全球持续蔓延、我国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中美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各层级平台公司应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努力探索出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市场化转型升级道路。新疆幅员辽阔,矿产资源种类全、储量大、开发前景广阔,如新疆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依托新疆煤炭、油气资源优势,大力开展煤炭、油气资源勘探与开发及上下游供应链贸易业务,预计将有效提升公司的营业收入及盈利水平;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财通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依托当地农业产业优势,持续加快粮食市场体系建设,充分发挥国有粮食企业在粮食收购中的主渠道作用,并依托有色金属产业优势,积极开展电解铜、铝锭等有色金属产品购销业务;乌鲁木齐高新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依托疆内企业对有色金属的需求,主动围绕核心企业开展供应链贸易业务,并适时开展黄金原料及棉产品等贸易业务。

  综合来看,新疆各地区产业优势和资源优势各有不同,各地区的平台公司可结合当地实际情况,按照“市场化经营、专业化发展、多元化经营”的指导思想,在传统业务继续发展的同时,通过原有资产整合、对外投资等不同方式,充分挖掘区域产业优势和资源优势,实现多元化经营,建立起具有城市特色的产业结构,从而为自身的持续盈利和可持续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各地区主要平台公司可考虑发展智慧城市等相关产业,扩展新型业务,增加新的利润增长点。平台公司可在新区建设中,逐渐实现自身业务的升级。一方面,平台公司可积极参与新区基础设施建设,利用自身业务优势,打牢新区开发根基;另一方面,平台公司可将自身业务与新区总体产业布局融合,通过持续提供配套研发办公场所、高效的水电保障系统、科技孵化器等稳定服务,实现进一步发展。

  借助土地储备及供应、工程建设等方面的先天优势,物业运营是平台公司可重点考虑的发展方向。在“房住不炒”和“三去”政策的背景下,平台公司可寻找时机,因地制宜,更加紧密地跟随政策和市场动向,在深耕多年的领域发展精细化经营的能力,结合REITs等资产端创新产品,在长租公寓、养老公寓、商业物业等领域发力,有效提升区域内国有房产的商业运营质量。

  哈啰出行完成新一轮2.8亿美元融资 年内融资超5亿美元

  践行绿色发展 秦淮数据集团向全球分享零碳算力方案

  创新点亮可持续发展 阿迪达斯进博会讲述中国故事

  9月16日四大证券报精华摘要:国有大行存款利率下调 储户存款意愿降低转向保险产品

  9月13日四大证券报精华摘要:中小银行理财扎堆“过中秋” 长期固收类产品唱主角

  9月14日四大证券报精华摘要:年内A股IPO和再融资合计破万亿元 对实体经济适配性显著增强

  降首付、提额度、支持多孩家庭购房 年内超120城多维度调整住房公积金贷款政策

Copyright © 2025 天富娱乐注册网站版权所有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